观慧法师所留金刚舌舍利和梵文顶骨
什么是舍利子? 法门寺佛指舍利   阿罗汉舍利 高僧舍利 佛陀传记
释迦牟尼佛舍利 灵光寺佛牙舍利 仰光大金塔 肉身舍利 舍利塔
西安仙游寺舍利 云居寺佛肉舍利 舍利新闻 居士舍利 般若心经
阿育王寺舍利塔 庆山寺佛舍利子 综合下载 舍利珍藏 佛教圣地
 
 
  本焕长老彩色舍利  
悟公上人舍利  
  佛门至宝龙宫舍利子  
  唐代高僧玄奘顶骨舍利  
  虚云禅师舍利  
  宣化上人舍利  
  瑞经法师舍利  
  圆照法师舍利  
  宽能法师舍利  
  能宽长老尼舍利  
  107岁老尼圆寂
留下20多颗舍利子

 
 
  清净老和尚杖形舍利  
  常熟兴福寺续修法师  
  静清法师舍利  
  峨眉山通孝长老舍利  
  禧元、照祥老和尚舍利  
  木鱼老和尚舍利  
  本振老和尚舍利  
  “泗洲大圣”舍利  
  达缘老和尚舍利  
  广钦老和尚舍利子  
  修镇法师钻石舍利  
  圆因法师舍利  
  观慧法师舍利  
  玅境法师舍利  
  涤华禅师神奇"泰"字舍利  
  隆莲法师舍利及舍利花  
  极乐法会天降舍利  
  泰国亚赞多大师舍利子  
  明旸老和尚的舍利子  
  色德仁波切舍利子  
  清贵尼师舍利花  
  昙云法师舍利  
  衮却格西稀有舍利  
  当代名僧寂度法师舍利  
  白玛才旺仁波切舍利  
  东日法师现罕见莲花舍利  
  桑白玛登宝“黄金”舍利  
  返回首页  
 
 




观慧法师舍利


一生念金刚经的观慧法师所留下的金刚舌,和现梵文的顶骨。

观慧法师



观慧法师
释今空

师金州萧氏子,名汉良,生于一九二八年正月十五日。少聪慧,身敏捷,习武有成。四五年安康双溪禅寺“觉性法师讲《金刚经》,闻“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有感“人生草露风灯,南柯一梦”,遂皈依座下习诵《金刚经》,勇猛精进。母卒孝尽,五八年天圣寺依古鼎法师座下披剃。

世事无常,风云变幻。师与劫中以沙弥身上龙王山甘为佛种,苦行十几载,誓为佛法作大证盟。其间身著百衲,脚踏草芒;傲立寒山风雪之巅,铁血丹心,志气昂然;破石开路,筛土造田;重病急疾,蛇咬兽伤,九死一生,道心弥坚。二六时中,诵《金刚经》不辍,顿忘人我,入光明境,修法有得。偈曰:云飘峰不动,水过峰自流。

乌云散尽,春风使采,八五年大兴善寺依法因律师座下受具足戒,八八年升座金堂;树大法幢,随机说法;四众云集,普沾法雨;为法忘躯,中兴金堂,光复双溪,重建龙兴,续佛慧命,培养栋梁。师行愿圆满,尘缘将尽,警策大众,苦边鄙地,播撒佛种,艰险逆境,道心弥坚;慧灯高悬,照破迷蒙;清净觉圆,惠泽众生。

二OO二年十一月初一,自知时至,身无病苦,吉祥而卧,往生净域。荼毗:舌如金刚铿锵有声;舍利无数,晶莹光润;梵文咒语,现于顶骨。足证大德道行仰止也。师世寿七十有五,僧腊四十有四,戒腊十七年。

赞曰:末世之秋,甘为佛种;其骨如铁,其气如虹;为求至道,宁顾缺穷;罹难坚忍,究心悟宗,肩荷家业,力挽颓风;金刚体固,作大证盟。

又赞:观心达本狂沙吹尽始见金

慧炬高帜骇浪掀消犹显刚。


德高望重 和蔼可亲
朱光庆

二OO二年冬月初一,我们敬爱的上观下慧老法师撒手西行,离我们而去。从此我们安康僧团同参失去了一位高僧大德; 众居士们失去了一位德高望重的恩师;信众们失去了一位和蔼可亲的良师益友;社会各界同仁们失去了一位可信可敬的善知识。一时阵阵山风在悲呼,鸟儿在哀鸣,林木在默悼,霜叶在忧伤垂泪。

师父离我们去了。然而他那天性的聪颖,魁伟而矫健的身躯,慈悲善良的个性,慈祥和蔼的音容,他那严谨朴实的道风,严己宽人的作风,孜孜不倦的精进修行,呕心沥血的建道场体行事迹,弘法利生,无私奉献的牺牲精神却深深留在我们的脑海中,播在心田里,永不泯灭。

师父出生在一个佛化家庭,母亲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生前多次教导、规劝儿子要舍小家,为大家,弘法利生出家。临终时拉着儿子的手凝视着(当时母已不能言语),师父会意母亲心思。毅然决然答应母亲说:“儿愿出家,你老人家放心的走吧”。母亲此时微笑着瞑目咽气。理完母亲后事,师父二十几岁童子出家。讲孝道是中华民族的美德,百善孝为先。师父尊母训,继母志,承母愿,顺母心,孝感天地的行动,不是我们的光辉典范吗?

师父出家后,一心向道,专心修道,法幢高树,弘扬佛法,度化众生,续佛慧命,僧腊四十余载。他老人家总是以慈悲为本,方便为门,平等待人,不管是学佛四众或香客,师父都是以礼相待,不分男女老少,达官贵人,贫民百姓,总是慈祥的微笑着问寒问暖,问吃问喝,亲自沏茶倒水,迎进送出。由于他的平易近人,加上他道德高尚,情操的高洁,他正修、正念、正行,四方衲子纷纷投拜。40多年,经他引荐皈依佛门的弟子多达万余人。他治教严谨,道风纯正朴实,弘法建道场,无私无畏,德高望重,成为安康地区、陕南乃至陕西的一位高僧大德。他荼毗那天,开追悼大会,金堂寺、龙兴寺人山人海,沿途数万人为他送灵,足见他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及威慑力。

龙兴寺的发展,由于历史的变迁,几经沧桑,龙王山龙兴寺几乎被废弃,荒凉不堪,山顶只有几间破旧的祖师殿堂。五十年代和文革前后,龙兴寺几乎无香火,更谈不上师父的供养了。在那艰难的岁月,特gU是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师父是靠采树叶、刨草根加玉米壳磨成粉,做成糠菜团充饥。就是这样,慈悲的师父还救度了不少山民。师父是一个有一定医术水准的人,多年来他上山采药,为当地的善男信女、贫民百姓治了多少疑难杂症,从不收分文,被安康当地人民传为佳话。
现在的龙兴寺,可以说,硬是靠师父当年的一把镢头、一把 铁锤、一根钢钎开挖出来的。一次师父用钢钎撬石头,一块巨石突然从高处落下来,师父已采不及躲避,只有向旁边一靠,说来也巧一块大石板将师父遮盖住,巨石从板面滑了下去,师父当 时吓了一身冷汗,然而有惊无险,安然无恙。这不是佛菩萨的护佑是什么?有了场地得建大殿,可是山上不通车,多少沙、砖、水泥硬是师父带着一些居士从山下肩扛背驮把这些建材运到山上,一天山上山下往返几十里。今日如此庄严、宏伟的道场凝聚了师父多少心血和汗水,是师父呕心沥血的辛苦结晶。

在这金钱充斥的社会,在这处处追求名闻利养,物质欲、金钱欲恶性膨胀的今天,安康这个贫困地区,数十年来四众弟子和信众供养师父的几百万元,全都用在金堂寺、龙兴寺的建设上。师父以无私奉献而著称,四众供养半文都不中饱私囊,就是建道场也不乱花分文。多年来,有病舍不得花钱住院,有两次重病硬是统战部、政协的领导强逼着住进了医院。为建设,师父多次从金堂寺往返龙兴寺七十余里,舍不得花钱坐车,总是以步代车。古稀老人的这种精神,实为难能可贵。他的道德、情操、人品、人格是多么的高洁和崇尚。他学为人师、行为世范,他的言行无不叫同修们、同仁交口称赞。

师父于二OO二年冬月初一圆寂,临终前两小时他还送一居士出山门,并嘱告冬月17弥陀法会事宜。师父是无疾而终,吉祥卧,面带微笑,身体柔软,安祥的就像常人闭目养神一般。荼毗后,除了有不少的舍利子、舍利花外,额骨还有“嗡、啊、畔”.三个梵文字母,舌头奇迹般地未化,变得如同金钢石般的坚硬。

师父一生持颂《金刚经》,加之他求实精神从不妄语,虚怀若谷从不狂慢,仁慈博爱从不绮语。真是如是因,如是果。师父临终时的瑞相示现,是他慈悲的点化教育,真是发人深省,给人启迪。

师父走后,每当我走进金堂寺、龙兴寺的院内,老和尚的音容笑貌就浮现在眼前,他的谆谆教诲就回响在耳边。师父的动人事迹、美德、美传实在难以用文字言表。我们怎么来纪念师父,报师恩呢?

挥泪继承师父愿,弘法利生代代传,一句佛号老实念,相聚莲池促膝谈。

最后用师父生前喜欢的一首偈子作为此文的终结,并以共勉

勤奋精进念弥陀,如是当来一尊佛,
念佛是因成佛果,耕耘何须问收获。


和师父在一起
鹿路婕

深受安康信众爱戴的观慧师,离开我们转瞬三周年了,在这三周年里,我无时无刻不在怀念他老人家。他的音容笑貌总是出现在我的眼前,我的脑海,我的心中。

在与师父接触的日子里,给我留下了一幕幕温馨感人幽思无限的情景,尤其是第一次见慧师的情景更是让我刻骨铭心,永志难忘:

那是古训老法师火化的日子,我也赶到了火葬场。那时的我在忽然间感到非常的空虚,恍恍惚惚,云里雾里一般,心情也极不好受。就在这时,我忽然见到了观慧师,眼前一亮,觉得这位老人也同样慈详可亲,我不由自主地走过去,和师父在一起,我情不自禁地说: “古训师走了,您当我的师父好吗?”想不到观慧师连说“好,好,好”

那时,我还是个小姑娘,什么都不懂,但我喜欢跑寺庙,喜欢和出家人在一起。回想与古训师结缘,也纯属偶然,那是一个礼拜日,我和几个朋友结伴到金堂寺去玩。那是第一次去,可就这第一次,便使我有种回家的感觉。于是,我每个礼拜都要去一次,时间长了,古训师也注意起我了,给我讲些浅显的道理,后来说要收我做徒弟。……

我虽然皈依很早,但却徒具虚名,我对佛法一窍不通,没有正知、正见。直到多年之后,20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与观慧法师接触得多了,才略知一、二。那时候师父也常常送我有关启蒙方面的书。

我永远怀念和观慧师接触的日子。曾有一段时间,我喜欢在“流通处”帮忙,我想借机读些法宝,有不懂的地方便直接找观慧师请教。我喜欢亲近师父,我觉得和师父在一起,非常美好,什么烦恼、忧愁统统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总之,在他老人家周围身边,总是散发着安祥、清净。那时,是“气功热”,到寺里去的人很多,一到双休日,他老人家那里便挤满了人,大伙如一群子女般围绕在师父面前。师父对来人非常热情、非常慈祥,又是取水果、又是亲自沏茶,送到你手上。每次来人告辞时,师父都要送到山门外,目送居士从他的视野中消失。师父常说: “气功”是外道,因为是心外的东西,佛法是心法,是向内求的,是解决生死轮回大事的讲究个制心、观心、息心、悟心……师父还说,凡事都有因缘,而因缘又是很复杂的,比如说“病从口人”,那成年累月露宿街头不洗手脸,不洗澡,在垃圾箱里找东西吃的人,有几个拉肚子或发烧感冒?……师父的话不多,但都直示心要,使你豁然开朗。

记得在师父往生的前两年,给我讲得最多的就是“一门深入”这四个字。我曾请师父开示,师父笑着说: “学佛就是信愿行;戒定慧,不复杂、也不深奥,踏踏实实地去做就行”。我心头一震,抬起头,发现师父正用一个孩子般的目光在看着我。 “小鹿啊,苍天不负有心人,有信心、有恒心、有愿心、有悲心,还应有感恩心,惭愧心……”
师父的话,有如响鼓重锤,一句句,都敲击在我的心坎上。我在想,自己虽然接触佛法许多年,但真正懂得一鳞半爪,还是师父教得啊师父是一位真正的行者,他是在他内心深处行走,在他的精神深处行走。 “小鹿啊,学佛就是自净其意,学佛就是做一个好人,做一个自利利他的人。”师父的开示,有如春风拂面,清凉妄心。他老人家慈悲摄守,虚怀若谷,平易近人,由顺机宜,令我十分感动。

我喜欢听师父开示,我喜欢和师父在一起,坐在老人家那里,有一片灿烂阳光照射一样的感觉,没有过去、未来,没有为什么,一切都感到很自然,即使不说话,也并没有一丝尴尬。

我永远怀念我们大伙儿坐在师父身旁的情景,尤其是师父在法会上开示的情景:
他老人家身着袈娑,庄严威仪,其目光能遍于每个角落。不管你坐在那里,似乎那慈祥如秋水般澄清的眼睛都在关切地注视着你。……以前我只是从经典中寻找真理,现在从他老人家身上发现真理遍于一切。微小琐屑事物中,一举一动日常生活中,无不体现着真理。没有豪言壮语,没有惊心动魄,但那平凡之中又无有一处不是伟大。在与师父相处的日子里,有时,师父显得如儿童般天真纯朴,捂着肚子呵呵大笑,没有一丝距离,是那样的亲切;但有时,师父盘起腿来,双眼微闭,神光内敛,面容平静,又显得那样神秘莫测,天高地远。

师父是童子出家,没有什么文化,看起来师父很平凡,但平凡之中显伟大,睿智之中见纯朴, “平常心是道”之伟大风范,在他老人家身上得到完美的体现。我永远难忘老人家最爱给我说的一句话就是: “菩萨怕因,凡夫怕果”。我曾请师父给我讲讲因果,只见师父不假思索地说“天地万物莫不有数熬,就是气数,定数,也就是因果。譬如,西瓜的种子不会长出扁豆,有西瓜的种子加上一定的条件,就一定会长出西瓜”。师父给我开示时,双目如炬,眸光闪闪,我感觉到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扑面而来。师父不爱讲话,可说出来的话字字珠玑,句句珍宝,皆从心性流露也。

师父常常给我开示:小鹿啊,要惜福我们现世的一切都是前世的积累,如在银行存钱一样……

我发现师父每次吃完饭后都要用开水把碗涮净再喝下去,我还看见师父把别人扔下的烟盒或包装纸都小心翼翼地捡起捋平,钉成个小本子……。师父常给我讲他的过去:“文革”期间,偷偷地拜佛,把一根香、折成两半舍不得用,后没有香了便心拜。那时候也没有什么书,手抄了一本《金刚经》师父就每日诵几遍,这一诵就是几十年。难怪师父荼毗后有了金刚舌,有了这种不可思议之瑞相。

师父文化不高,读的经书也不多,甚至说不出什么大道理,但师父深得佛法心要,他对我说:一门深入,决定成就可惜,当时我不太懂,但现在我却知道了,这就是大圆满、大手印,这就是最高的法

记得有次“打佛七”,师父白天太忙了,又要领众,又要开示,还要接待采来往往的人。那天我在寺里住,半夜起来,发现师父的灯在亮着,我心里一惊,悄然走近窗前,发现师父还在念诵《金刚经》……次日我问师父,昨夜没休息?师父说白天太忙,把功课落下了,夜间补上。我听后,非常感动。我知道了什么叫大言稀声,大象无形

师父太伟大了,师父也太平常了。师父不爱说什么,师父只是默默地去做。龙兴寺那么庄严气派的道场,就是师父省吃俭用,一点点做出来的,师父赢得了所有认识他的人的尊重师父真是个再来人。

我永远不会忘记,在师父的舍利塔装藏刚刚完毕,一位大护法、大居士眼含着热泪“扑嗵”一下给师父的舍利塔行了个五体投地的大礼。没有一丝造作,眼神、面部与整个身姿,给人的感觉是非常虔诚,以及由虔诚而熏陶出的温顺与贤良。这位大居土说: “师父,生前我没有给您行过大礼,今天我来了……”在场的人无不深受感动。这位大居士也是位大护法,龙王山公路、师父的舍利塔也凝聚着他的心血和汗水,这是一位有能力,有魄力,有号召力的实干家。我常常为安康有这样一批居士而感到欣慰。

此时此刻,我在心里默默地说:师父,您看到了吗?我们大家都盼您乘愿再来

 
佛教音乐 | 大藏经 | 佛教桌面 | 显密文库 | 佛教专题 | 般若文海 | 白话佛经 | 金 刚 经 | 佛海影音 | 唐卡艺术 | 佛教艺术欣赏 | 网址大全 | 无量香光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 [无量香光-佛教世界]   Copy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