涤华禅师 神奇“泰”字舍利
什么是舍利子? 法门寺佛指舍利   阿罗汉舍利 高僧舍利 佛陀传记
释迦牟尼佛舍利 灵光寺佛牙舍利 仰光大金塔 肉身舍利 舍利塔
西安仙游寺舍利 云居寺佛肉舍利 舍利新闻 居士舍利 般若心经
阿育王寺舍利塔 庆山寺佛舍利子 综合下载 舍利珍藏 佛教圣地
 
 
  本焕长老彩色舍利  
悟公上人舍利  
  佛门至宝龙宫舍利子  
  唐代高僧玄奘顶骨舍利  
  虚云禅师舍利  
  宣化上人舍利  
  瑞经法师舍利  
  圆照法师舍利  
  宽能法师舍利  
  能宽长老尼舍利  
  107岁老尼圆寂
留下20多颗舍利子

 
 
  清净老和尚杖形舍利  
  常熟兴福寺续修法师  
  静清法师舍利  
  峨眉山通孝长老舍利  
  禧元、照祥老和尚舍利  
  木鱼老和尚舍利  
  本振老和尚舍利  
  “泗洲大圣”舍利  
  达缘老和尚舍利  
  广钦老和尚舍利子  
  修镇法师钻石舍利  
  圆因法师舍利  
  观慧法师舍利  
  玅境法师舍利  
  涤华禅师神奇"泰"字舍利  
  隆莲法师舍利及舍利花  
  极乐法会天降舍利  
  泰国亚赞多大师舍利子  
  明旸老和尚的舍利子  
  色德仁波切舍利子  
  清贵尼师舍利花  
  昙云法师舍利  
  衮却格西稀有舍利  
  当代名僧寂度法师舍利  
  白玛才旺仁波切舍利  
  东日法师现罕见莲花舍利  
  桑白玛登宝“黄金”舍利  
  返回首页  
 
 




涤华禅师 神奇“泰”字舍利


涤华禅师





苏州光福镇的般若禅林

神奇“泰”字舍利 - 千古一泰无名僧 - 如来禅

泰然舍利塔缘起

无名僧介绍

涤华禅师,自号无名僧,江苏淮安人,生于清宣统己酉年腊月(公元1910年1月),寂于1996年农历四月,寿腊八十八。

师父是一位日食一餐、常跌不卧、生活极简陋的修行人。梦中得释迦牟尼亲赐一茎草,醒来即彻底明了《金刚经》之义,后闭关数年撰写《金刚经注解》和《心经感关房般若觉》,发愿其著出现世间,度一切相,永无截至。向人们揭示如来禅之真义及修行方法,真心实愿诸后学人能明其心而见其性。

师父去世后一个多月,一直置放于江南的暖湿空气中,身上毫无异味,肢体柔软如生。遗体在火化炉中焚化时,围观者清晰看到,火光中依次显现他本人坐像、释迦牟尼佛头像、弥勒菩萨像、达摩祖师像、六祖大师像、观世音菩萨像、济公活佛像......

骨灰冷却后,找到许多白色、黑色、紫色的舍利子,颗粒饱满,质地坚硬。尤为奇特的是,发现一块骨片上有个凸起的"泰"字,字迹端正,精致无比,似神雕仙刻,令人人叹为观止......金山寺慈舟方丈看后说:“千百年才出一这么一个“泰”字”,因此被称为“千古一泰”无名僧。


无名僧小史

师父一出生就是食素的,俗家是做生意的,因此家境殷实,条件很不错。但幼年10岁左右因为邻居替小女叫魂,他自己应答了一声“来了”,本是一句戏言,自心起了疑惑,失掉魂魄,得了病,也就是我们平时说的精神错乱。后来越闹越厉害。当时有媒婆来说亲,师父大闹不止,说无婚能做上仙。三年之内日夜不安。后来师父自己叫着要去做和尚。父母不得已把他送到寺庙中作了小沙弥。因其家庭条件好,当时还有个工友培养他入寺照顾他。他的病也开始好转。

一直等到他15岁诈称二十岁去宝华山慧居寺受戒后病情痊愈。17岁因其祖父过寿,他回来祝寿,因此贪恋世俗,后又还俗娶了太太过了世俗生活。师父从小没读书,不会写字。后来和他太太一起学习认字3000多个。他自己也不会管理生意,其中因战乱,其家业开始衰败,后来师父学会了箍桶,曾经有一次在大街上看到地摊上有佛像和佛经,他就买了些回来。从此又开始转凡情念圣意。合家常斋并念观世音菩萨,多年如一日。后来又一字一拜抄写妙法莲花经,多年如一日。并常常春节期间闭关念阿弥托佛,在闭关期内,不箍桶、不出门、不开口说话、不写经、不理会一切事。在某日他闭关后与太太同睡的晚上,他做了梦,从此以后淫欲之心逐渐绝灭。于1956年29日闭关圆满日早上他太太给他送饭时,双方失手饭碗跌碎。由此而发心出家。那时候他四十八岁。

他安排好家里之后,就去云居山真如寺,拜高僧虚云老和尚(这是近代非常德高望重的禅师)。虚老对他说:“当不忘旧,仍依故师”。师父从此就在那里学习参修,师严谨守戒律多年如一日。

后来师父去古山补戒。并发心持一餐(每日只吃一顿),持坐(不卧),并自己提字:“一餐救母难,不卧报佛恩”。师登坛得戒身披三衣,双目泪雨而痛哭。哭者,复得其衣而生感也。得戒后,在鼓山闭半关、持坐、持语、持一餐,三年如一日。圆满后,即开口讲话。没多时,复又持语。有某当家师,勒令开口,师而被迫说话,即离山到某处。至某处至文化大革命时,被迫至俗家。

师父来到俗家儿子处,他儿子给他另僻一个小房间,没有窗户,一人清修。师父以卖草纸为生,上午卖草纸,下午、晚上参禅、参学、跏趺与阅经。在多年内,犹于一日。在此期间,师父某日在梦中至某处,参济颠师,师问大德:“何为最上乘?”济颠禅师说:“超出三乘以上者,亦名为佛乘也。佛乘者,无生亦无灭也,即与佛为一体者,姑且名为最上乘之发也。”师父又问:“以何法门能乘此乘耶?”济颠禅师说:“常阅《金刚经》,日久即能见也。”师父于是常阅《金刚经》。从此向后,常乘大轮船到某处上学。学位是二十七号,常如是,非一、二、三、四、五次,问见甚麽?答:“乌金板上放光而已,别无所见,何者梦也。”

后来次子拆屋重建,师父在某日梦中到一宝所,见正殿当中,端坐释迦牟尼如来,别无其他弟子等。师下拜,起身抬头观佛时,见韦陀尊者立于如来之前。师言老韦,余不拜汝,余拜的是释迦如来。是时尊者起身举步,绕于佛后,一时师见如来起身离坐,举步下阶。师跟从佛后,到殿外阶下,如来顺手拔草一茎给师,师执草而醒,即明金刚之义,而能开笔。师父说,其义若伪,当犯大妄语戒。学者当思之。

师父即时离开俗家,到处云游参访,尝尽各种窘迫。其中一次无奈之中他留在于某道场,某日跟随大众上殿念诵至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的时候,心感其意而潸然泪下。后马上离开寺院继续云游。

师于文革后期,国家落实宗教政策后,又回到了鼓山涌泉寺,在那里扫地几年,看铁树几年,后因师父查出肺洞晚期,被寺院安排至专门安置亡僧灵骨的海会塔等死。那里少有人来往,甚为清净,师父的病不治而愈。师父就在那里照看塔。有时去寺庙领一些柴米,有时候就捡一些别人扔掉的菜根来吃。在看塔的过程中,发心注金刚经,度一切相,三年完成。那时是1989年,师父81岁的时候。后来告退住祖堂。82岁写正订本,本注一部。

金刚经注解出现世间之后,遇种种困难。师父生死大事终未究竟。经法子真如、真照联系,承蒙镇江金山寺养廉长老慈悲推焉,幸得方丈慈舟大和尚慧眼识珠,允以一席之地闭生死关。师父于此关中再补订《金刚经注解》和新写《关房般若觉》。出关后继续与诸弟子更进最上乘。

今年是无名僧涤华禅师圆寂11周年,经各方道友提议,希望建一座舍利塔以安放“泰”字舍利,让天下有缘之众生共同瞻仰,沐浴法恩,种如来禅之无相种子,共登彼岸。此工程非少力所施。仰乞诸山大德四海檀那、企业社团、各方各界有缘之士普发大心,随喜施资,共裹盛举,功无虚弃,福有攸归。


千古一泰无名僧
陈晓东 著

去世后一个多月,一直置放于江南的暖湿空气中,他的身上毫无异味,肢体柔软如生。当弟子们听到异响而呼喊师父时,洞窑里清晰地传来他的回答声“嗯”……
炉中的大火从早上八点燃起,共焚化八个小时,在六个小时里,火光中依次显现他本人坐像、释迦牟尼佛头像、弥勒菩萨像、达摩祖师像、六祖大师像、观世音菩萨像……
骨灰冷却后,找到许多紫黑色舍利子,十分坚硬。尤为奇特的是,发现一块骨片上有个凸起的“泰”字,字迹端正,精致无比,似神雕仙刻,令人叹为观止……
当人类回顾刚过去的上个世纪时,不能不承认,像汽车、电话、原子弹、人造卫星、电视机、计算机、因特网等重大的科技发明,极大地影响与改变了人类社会的面貌。可是,再伟大的科学家,哪怕你能造出原子弹和人造卫星来,你要他光凭自己的意念,在自己的骨头上显个文字出来,这办得到吗?人们一定会说这是痴人说梦!因此,不管你过去知道不知道、相信不相信,当你面对这么一个真实不虚纯以心力生成的“泰”字,仔细想想它能给当今人类带来的启示(也许是警诫),其价值,其意义,绝不比在荒漠中或地底下试爆一颗原子弹的威力小啊!
本书介绍的这位死后头骨上留下一个“泰”字的老修行,法名涤华,自号无名僧,江苏淮安人,生于清宣统己酉年腊月(公元一九一○年一月),寂于一九九六年四月,寿腊八十又八。儿时家境富裕,十三岁出家,十七岁还俗成婚,俗中向道之心未减,阖家常斋诵观音,四十八岁在虚云老和尚座前再次剃度。复登三宝地后,严持戒律,坚修苦行,日食一餐,常趺不卧,衣服补了又补,生活简陋到极点,为当代罕有的苦行僧。曾于梦中得释迦牟尼亲赐一茎草,醒来即彻底明了《金刚经》之义,后闭关数年先后撰写《金刚经注解》与《关房般若觉·心经感 合刊》两书,字字从法性心田流出,以一个佛法悟证者的真切感受,弘扬如来禅无相大法,向当代人开示如何了义明心、修行得道的上乘之路。
这位老修行八十岁后始收徒,摄受弟子数百,以俗家女众为主,授主要传法者为五大女“法子”,且称之为“今日世间第一次”。他的弟子多是些很平凡的平民百姓,但平凡者中也有一些不太平凡的故事,同样值得一读。

缘起:留下的一个小玩意……

去年,承武汉圣威德投资公司董事长邓居士发心资助,笔者将自己撰写的长篇史实文学《神奇舍利子》印了几千册,随缘分赠各地。笔者写这本书,起因于九九年秋,我去四川阿坝囊塘参加藏传佛教觉囊派的一个大法会,临别得到健阳活佛送的一颗释迦牟尼佛舍利子,回到上海后,又发觉供在家里的几颗舍利子忽然长得很大很大。慈云法雨,广泽大千,松风明月,各启有情。在多年逆境中忽能得此殊胜法缘,我内心的惊喜自不待言。作为一个佛门弟子,我很愿意让更多的人来分享我的喜悦;同时我又想,自己好歹也算个作家吧,把有关舍利子的种种不可思议而又真实不虚的事迹,如实告诉当今社会中那么多迷茫不觉的人们,这何尝不是我的一种义不容辞的责任啊。
拙作流散出去后,陆陆续续,有读者来向我提供有关今日舍利子的一些线索,其中有些内容,十分新鲜生动,经查询核实后,我将它们补充进了日后将要再版的《神奇舍利子》一书中。
这一天,经徐、金两位居士辗转介绍,我到莘庄去采访一位陈居士。徐居士是原来就认识的,金、陈两位则素未谋面。莘庄以前属于上海郊区,近年划入了上海市区,又有新建的地铁相连,跟市中心的距离好像一下子缩短了许多。
陈居士住在莘庄一个名为“沁春新村”的住宅小区里,我不知这富于诗意的“沁春”两字,是不是源于当年*那首唱遍全国妇孺皆知的《沁园春·雪》?陈居士是一九九七年从闸北搬到这儿来住的,她对居住小区“沁春”之名的由来没有做过考证,来此数年,令她印象最为深刻,或说是刻骨铭心的,是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五日下午四点多,一声闷雷震耳欲聋,瞬间地动山摇、天昏地暗、房屋晃动、玻璃碎裂,以为发生大地震了,过后才知,那是韩国的一架大型运输机从天上掉下来,正好落在距她家很近的建筑工地上,机身残骸像弹片般砸向四周,巨大的机尾就落在她们窗下,雨棚削落,玻璃震碎,墙壁被震出手指宽的裂缝……这架二百多吨重的庞然大物顿时机毁人亡,现场五人死亡,三十多人受伤,三百多户居民和三十余家店铺房屋受损。
言归正传。前天通电话时我已对陈居士道明来意,见面后,陈居士就把供在佛龛上的一只小盒捧出,那里面藏有他师父六七颗滚圆的舍利子,大的如绿豆,小的似粟米,看上去粒粒色泽紫黑、沉甸坚实。“有道之人!有道之人!”我对陈居士说,紫黑舍利子给了我一种很不寻常的直觉。
“你还想看看我师父的几块骨头吗?”
“那还用说。请——”
陈居士捧出一只大盒,里面盛放着一长一短两根较完整的腿骨,还有若干块骨片。哇!你很难想象到,火焚后的骨头居然会这么白!雪白雪白,真的像雪一样白!骨髓呈精致的丝网状,令人联想到儿时见过的那种用一两勺砂糖碾磨出的棉絮糖,看上去蓬松蓬松,仿佛一戳便碎的样子,其实硬得像钢丝,戳上去岿然不动。更奇特的是,在那两根骨头上,缀有不少舍利子,短骨上约有五六颗,长骨上多达三四十颗,大大小小,形态都相当饱满,颜色多种多样,以棕色与灰褐色为主。我不禁想起这些年不是有人宣称什么舍利子为体内结石所致么?若让这些人来瞧瞧这缀在骨头上的舍利子,不知又会编出何等妙论?纵不成说结石长到了骨头上?!
“我师父圆寂后不仅留下许多舍利子,骨头上还留下一个‘泰’字呢!”
“快让我看看。”
陈居士递给我几张塑封照片。
一张是一位老年僧人的跏趺照,底下印了两行字:
镇江金山寺涤华禅师(无名僧)
92年8月15日摄
显然,这位涤华禅师就是她的师父啰。从照片上看,这位老人家穿一件旧僧衣,表情庄重严肃,坐姿端正沉稳,全身呈一极对称的尖塔形。看他一眼,你就会觉得这是个不折不扣的老修行。
一张是舍利子的特写,二十多颗紫黑舍利子围成一圈,中间摆一块骨片,骨片上有个凸出的“泰”字,字迹端正,遒劲有力。底下也印了两行字:
镇江金山寺涤华禅师(无名僧)舍利骨、舍利子
1996年6月摄于上海
太了不起了!看到这个“泰”字,我从心底里发出由衷的赞叹,要修到何等地步,才能以心力留下这么一个字来!凝神望着望着,我心里又忽地生出一种“得来全不费功夫”的感慨——真的就这么快被我找到啦?这几年,虽然谈不上踏破铁鞋,但我确乎也时常在找啊找,只是不知能不能找得到,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找得到,而眼下,它竟然就在我的面前!
这也要从我写《神奇舍利子》这本书说起。笔者由舍利子的故事引申出来,面对的是修行者种种不同常人的死亡现象,从中想探索一点生与死的本质问题,最终目标,是希望能趋向佛法的究竟与真谛。书中有一章,笔者比较集中地叙述了古往今来有些高僧圆寂后,尸骨上显现图像文字等的非凡事迹。我在书中指出:“这种奇特的现象,跟前述有些修行者火化后能烧出一粒粒颗粒状舍利子比,更要稀少得多,而且,笔者目前仅从藏传佛教史籍中看到若干这方面的记载。”我接着指出:“显密同理,汉地未必没有同样的殊胜显现,以后若有机会得悉,当再作本章的补充。”我这么说,是依佛理作出的推断,而且很希望能在汉地找到这样的例证,但什么时候才能找到,自己心里并没有底。
而此刻,说来就来,一下子把你给找着了!或者说,是你把我给找着了!更令人惊喜的是,这不是历史上的记载,它就是今日活生生的现实!
陈居士告诉我,她师父生前是个真正修苦行的老修行,自号“无名僧”,生活简陋寒碜到极点,不少人见他其貌不扬,衣服穿得破破烂烂的,都瞧不起他。晚年他凭自己的悟证写了本《金刚经注解》,后又写了本《关房般若觉·心经感 合刊》。《金刚经注解》联系出版时,有人居然写信污蔑他,说他这种人怎么可能写得出书来,这稿子肯定是从哪里捡来或偷来的!九六年四月老修行在镇江金山寺圆寂,终年八十八岁,一个多月后火化,瑞相叠出。弟子从骨灰中拣得不少舍利子,还发现骨片上似有藏文字母,拿去请寺院的出家师父辨认,有人带着点嘲弄口气说:“你们师父明明知道你们不识梵文嘛!要显,就显个汉字给你们看看嘛!”次日再次筛选骨灰、碎骨,真的找到一块骨片,上面有个极清晰的‘泰’字,冷嘲者这才无话可说。
“你怎么看待你师父留下这么个‘泰’字呀?”
“师父生前经常对我们弟子说,他修持并传授我们的如来禅,直秉六祖道性,为真正如来正法,但他活着时别人不会重视,要待他去世以后若干年,这个法才会花开遍地。我们说,你一直教我们要无我无相,但现代人只相信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我们拿什么叫别人相信啊?师父就说,这样吧,我要死得跟别人不一样,等我死了以后,还会留个小玩意给你们。当时我们都不理解,现在想想,师父说的小玩意,大概就是这个头骨上的‘泰’字吧。”
“留个小玩意。”这话说得轻巧,可真的做起来谈何容易!
当人们回顾上个世纪人类最重大的科技发明,像汽车、电话、原子弹、人造卫星、电视机、计算机、因特网等等,不能不承认,这些科技上的重大成果极大地影响与改变了人类社会的面貌。
可是,再伟大的科学家,哪怕你能造出原子弹和人造卫星来,若不借助一定的工具与技术,你要他光凭自己的意念、心力,在自己的骨头上显个文字或图案出来,这办得到吗?人家一定会说这是痴人说梦!
后秦大译师鸠摩罗什(340-413),临死前召集众弟子说:“这些年来,我罗什虽然才智暗昧,也总算尽了力,译出经文三百余卷,自信还不致有大的差错,希望能流传后世,佛法永弘。我今天当众发誓,若我所译的经,所传无谬,死后将我焚化,舌不焦烂。”鸠摩罗什圆寂后,众弟子按西域法将他遗体火化,大火灭后,全身皆成灰烬,从灰烬中果然找出烧而不化的舌头,坚硬如铁,掷地有声。
鸠摩罗什时为后秦国国师,后被尊为中国佛教四大翻译家之首,诸多史籍上都记载了他死后舌根不坏的事迹。
较之一代高僧的舌根不坏,这位当代苦行僧留下的“一个小玩意”——一个精雕细琢般凸现于骨上的‘泰’字,其难度是绝不会在其之下的。
“‘泰’字实物在哪里?能让我看看么?”
“骨头上的‘泰’字,现由师父的另一位弟子保管着,我可以陪你去她那儿看实物。”
“好的。”我对她说。以后若有机会,我一定要去亲眼看看那个神奇的泰字。
“能为我师父作点介绍么?”陈居士很恳切地望着我说。
“没问题,我可以写上一二千字,补充进《神奇舍利子》里去。”
“嗯……”她停顿了一下,“我的意思是,你能专门为我师父写一本书吗?”
“这个……”我倒要慎重考虑一下了,“火化后留下个泰字,确实极为殊胜、极为难得,但能不能写一本书,那要看有没有那么多材料可写,写一二十万字,跟写一二千字,完全不是一码事。这样吧,你师父写的《金刚经注解》这里可有?能让我拜读一下么?”
她从柜子里取出一本《金刚经注解》,又找出一本《关房般若觉·心经感 合刊》,都是蓝色封面,竖排手写影印本。
“送给你吧。这是我们做弟子的想方设法印出来的。”
“好吧。等我把这两本书拜读之后,也许能明确答复你的请求。”
我抓紧时间把老修行的这两本著作粗读了一遍,虽未来得及细细咀嚼,凭一种直感,我觉得这是一位当代高僧修行得道的切身体会,十分难得。在今日道风欠正、浊水横流的汉地,能出这么一位成就者,且为后人留下了一盏如何避恶趋善、修行得果的指路明灯,其社会价值是怎么评说都不为过的。我当下就想,我应该为这位老修行写一本书,或者说,我必须为之写一本书,这是我不可推卸的责任。尤其是后来我找到保管“泰”字的真照师,看到了实物,我的这一信念就更坚定了。
这个‘泰’字,比我看到照片后形成的印象还要小,实际上它仅有一颗赤豆的剖面那么大,正因为小,感觉更加精致。字是凸起的,一笔一划都宛如用刀雕刻出来一般,刀法娴熟,一点一横,一撇一捺,刀刀干净利落、笔笔规范得体。你若有机会看见这个“泰”字,你不妨问问自己,别说这个字纯是老修行以心力铸成,给你一把刀,叫你在骨头上雕这么一个字,看你雕得出雕不出来!阴文还稍好雕刻一些,可这不是陷下去的阴文,而是鼓起来的阳文啊!
是的,人类社会发展到二十世纪,科学家们研制出了原子弹和人造卫星等尖端技术,确实很伟大,很了不起,今日地球上共有二百个大大小小的国家,到目前为止能把原子弹和人造卫星造出来的,也不过十来个国家而已呢。
可是,今日地球上六十多亿人口,能凭心力在自己头骨上留下如此清晰文字者,又有几人?每一个真正尊重事实(不受长官意志摆布而说假话瞎话)的科学家,每一个愿意面对事实独立思考的人,若知道天下还真有这么一个在头骨上唯心造出的汉字,仔细想想它能给当今人类带来的启示(也许是警诫),其价值,其意义,绝不比在荒漠中或地底下试爆一颗原子弹的威力小啊!
诸法从缘起,如来说是因。一切万有皆由因缘之聚散而生灭。以上,算是向读者交代了我为何要写《千古一泰无名僧》这么一本书的缘起。
还需加以说明的是,老修行生前陆陆续续收了几百个弟子,多为俗家女众,如此行事,也是他不同常人处的一个方面,其中原因,容后面再作叙述。他去世后,有大连女弟子真空、慧林等人,历时两年,九易其稿,撰成《涤华禅师行略》一册,对老修行的生平事迹做了简洁的记载。有大连弟子了凡,整理出《涤华禅师金山开示录》、《涤华禅师大连开示录》,记载了他在金山寺和大连两地就弟子提问而作的若干开示。老修行本人所撰之《关房般若觉·心经感 合刊》,以及他附在《金刚经注解》后面的一篇《小史》,都是我为老修行写传最重要的依据。

 
佛教音乐 | 大藏经 | 佛教桌面 | 显密文库 | 佛教专题 | 般若文海 | 白话佛经 | 金 刚 经 | 佛海影音 | 唐卡艺术 | 佛教艺术欣赏 | 网址大全 | 无量香光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 [无量香光-佛教世界]   Copyrights reserved